当前位置:诸城新闻网 > 文化 > 读书 > 慈父最深情

慈父最深情

2018-10-22 09:16:57 来源:诸城新闻网

刘景森


  写父亲,算是第三次吧。第一次是在高三复读时,那时,语文科叶金楼老师布置每人要建立一个随笔本,塑料封皮的那种,可以摘抄美句,美文,也可自己练笔,定期上交。我的一篇《忏悔》引起叶老师的关注,大体就是写父亲为了高考落榜的我能继续求学,托人仰面给我找复读的学校,对父亲的愧疚之情贯穿文章始终。叶老师特别赏识有真情实感的文章,竟然亲自用蜡纸刻版、印刷,当范文发给全班同学每人一份,或许对写作的热爱就缘于这次经历吧。第二次写父亲是在去年的父亲节,涂鸦了两首歌颂父爱的小诗,诗很浅显,甚至很难称之为诗,但要表达的感情却是真挚的。

  写母亲时,我会不由自主地想到昏暗的灯光下,她一针一线为我们缝补衣服的情景,看着摇曳的灯光,好似有一股暖流在涌动。而提笔写父亲,总是带着一份沉甸甸的敬重之情。

  父亲高小毕业,如果不是家庭困难,还有继续深造的机会,当然,在农村的同龄人中足以称得上有文化的人了。他喜欢读《史记》,看《海峡两岸》,作为一名老党员,他始终有一种“位卑未敢忘忧国”的情怀。其实,他有两次可以跳出农门的机会,都遗憾地失之交臂。父亲高小毕业后,考取了一所畜牧兽医速成学校,毕业后被分配到泰安的某畜牧场,是正式工人编制,后来爷爷为了多一个人在生产队挣工分,硬是把父亲拽了回来。另一次就是有一年征兵,父亲体检完全合格,但政审时,因为四爷爷曾因偷东西被处理过,受其牵连,没能过关,最终未能实现保家卫国的军人梦,而和他同年征兵的一位叔叔,后来提了干。提起这些往事,父亲总是满脸的无奈,慨叹命运捉弄人。

   父亲虽读书不多,但在对子女家庭教育上的做法却令我十分佩服,可以说,尽管我读过大学,还是教书育人的老师,但我的做法绝不及他的十分之一。我们兄妹三人在小时候挨过父亲的打,但自从我们上小学后,他从没动过我们一指头,至今不清楚他会不会骂人,因为我从没见他在我们面前骂过一次人,吐过一个脏字。父亲对我们的教育很少是口头说教,靠的是潜移默化的力量。

  父亲是个肯吃亏的人。他在家排行老大,同一爷爷的弟兄共七个,同一老爷爷的弟兄十人,父亲说,作为老大哥,就应该有责任担当,行得正,弟兄们才服气。父亲做木匠活,不管是亲兄弟、还是叔伯兄弟,有谁家盖房子,拾掇檩棒、做扇门窗,他都是倾力相帮,不收一分钱的工钱。一个姓鞠的表爷爷和父亲合伙做木工活,年底要账结账时,因有些用户拖欠,父亲总是先把表爷爷的账先结清,宁愿自己少挣点。用母亲的话说,父亲就是从不会为自己打算盘的傻瓜。父亲就是宁让天下人负他,他决不负天下人。这一点,深深地影响着我的价值观,至今把“吃亏是福,难得糊涂”奉为为人处世之箴言宝典。

  父亲是个特别能忍的人,尤其对自己的病痛,为了让我们这些做子女的上班安心,总是一忍再忍,一瞒再瞒,实在是忍受不了了,才在母亲的一再催促下告诉我们,带他上城里医院看病时,他心里还特别自责,说打扰了我们正常的生活。去年有一次住院,轻微脑梗并发痛风,下不了床,大小便需在床上解决,父亲为了少麻烦我们,平日饭量很大的他,竟然节食,吃很少的饭,谁劝也不听。

  父亲是村里公认的孝子,生活困难时,一年到头吃不了几顿馉飵(山东诸城方言,饺子),每次包馉飵吃,一定打发我或妹妹去把爷爷请来享受美味大餐。爷爷奶奶上了年纪不能种地后,父亲总是带头把养老的粮食和钱送去。奶奶摔断腿后卧床不起,轮到我家后,父亲和母亲一道,悉心照料,端屎端尿,擦拭身体,大热的天竟从没长过褥疮。哪位长辈有个大事小情需要父亲的,父亲从不惜力,四爷爷有一年突然生病,那时四叔还小,是父亲用小推车推着他,走了三十多里的路把他送到贾悦医院看的病,全然忘记曾受他牵连未当成兵一事。

  父亲是一个缺少生活情趣的人,除了干点农活,侍弄一下小菜园,看点书之外,打牌、下棋之类的娱乐活动,从不沾边,认为那是不务正业。在过去是见了打牌下棋的都绕道走,这几年上了年纪,观念好像有了些许转变,常提着马扎,坐在打牌的人堆旁,去凑个热闹,尽管还是不打牌不下棋,但心里不再十分排斥。抽烟、喝酒曾是父亲的两大乐趣,但有一年生病,医生让戒烟,他才忍痛割爱,陆续戒掉,这里有母亲的一半功劳,她的严密监督,几乎使父亲的“犯罪活动”无处遁形,才使父亲慢慢断了抽烟的念头。母亲说,厕所中,家前的小菜园里,都是父亲偷吸烟的场所,几次逮个正着,想来父亲会相当尴尬吧,父亲说,母亲简直就是虎门销烟的林则徐。父亲喝酒,但不嗜酒,一天两顿,一顿一两多,不用什么好的下酒菜,一头糖醋蒜,一盘花生米,足以喝个小辫朝天,惬意舒畅。若是有个小病小恙,大夫给开了药,父亲必然会怯怯地问一句:这药忌酒不?

   这就是父亲的故事,没有多少传奇,甚至过于平淡,但他是目前为止,我最敬重的人,没有之一。我的文章偶有纸刊发表,但多数是发在公众号平台上,尽管父亲不会看微信,读不到我特意为他写的只言片语,但我还是借这篇拙文表达一个儿子的祝福,祝他永远健康快乐!

  (作者单位:市实验初中)

  1 条记录 1/1 页
编辑:于蕊

新闻排行

精彩热图

娱乐新闻

关于我们 - 诸城新闻 - 娱乐新闻 - 网站公告 - 版权声明 - 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
备案号:鲁ICP备12026069号-1  主管:中共诸城市委宣传部  主办:潍坊日报社诸城分社  技术支持:诸城信息港
版权所有:潍坊日报社诸城分社  地址:诸城市东关大街28号 邮编:262200 安全狗网站安全检测

澳门威尼斯人官网